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仁增的微笑  

2005-07-27 18:05:00|  分类: 新藏云贵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仁增摇着手中的野花,倚在栅栏边,歪着头,冲着我笑,带着几分羞涩。

 

这个画面就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仁增是马夫6岁的小妹妹,马夫今年足28

 

仁增的小脸蛋被无情的山风吹得干裂起皮,明显的高原红。两只麻花小辫松散,大眼睛扑扇扑扇,笑嘻嘻地望着我。

 

我坐在草地上。她跑过来将缰绳握在手里,贴着我,好奇地摸摸我的羊毛围巾。我翻出巧克力,递给她。她一扯包装纸没开,着急地就上牙咬,费半天劲。猴急的样子真好笑,我拿过来,帮她撕开,推出巧克力。她咧嘴一笑,送入口中。

 

“好不好吃?”我问。

 

“唔。”顾不上说话了,已经。只抿嘴微微笑。

 

看她满足的样子,又找出一粒,给她。一样忙不迭扔进嘴里。

 

“上学没有?”

 

“一年级。”她眨了眨大眼睛,睫毛长长的。

 

“学校在哪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问。

 

“亚丁村。老师是日瓦的。”

 

“我叫Jessie”,我写给她看,“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她腼腆地笑,摇摇头。

 

马夫吃罢饭,催我们赶路。我遍寻随身小包,只得一支未用完的喷雾补水剂。湖蓝色的塑料小瓶,她见了爱不释手。我朝她按喷嘴,“噗”水雾洒在她干裂的小脸上,她显然被吓了一跳。转即开怀,仔细琢磨亮丽的小玩艺,憋着劲按。我说“水”,又指指脸。她似乎明白地拍拍自己的小脸蛋,笑了。

 

仁增对着我笑,朝远去的我挥挥脏乎乎的小手;另外一只手,紧紧攥着那个蓝色的小瓶子。

 

不知怎的,我想起书上曾经看到的一句话:沐浴在一片温暖的光线中,在这里展开天使般纯洁的羽翼,跳出自然,而融汇其中阳光的味道。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