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与梅里的缘分(二)  

2005-08-23 00:12:00|  分类: 新藏云贵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神山的缘分,等,也是等不来的。

 

清晨,我还在睡梦中,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拍门声惊醒,睁开眼,听见露台外吵闹的说话声,我一激灵,难道……我一骨碌翻下床,抄起抓绒衣套上,也没顾上梳头发,胡乱找了绒帽就扣在头上,以最快速度冲出屋外。焚香炉的平地上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看到对面的景象,我先是一怔,然后就“哇”的一声,接下来还是“哇哇”不停,基本没有其他词可以表达我当时的惊叹了。当然,嘴里一边哇哇叫着,手里一边不停地按快门。我该怎么形容呢?像一盏灯笼从里面慢慢亮起来,颜色渐渐地由粉变红,然后变橙,最后是金黄。云层并没有完全消散,仍旧有轻盈的云带飘浮在山谷的半空,透过薄纱似的云层,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梅里雪山的磅礴气势。当时发白的月亮还悬在天上,云朵已经被染成彩色。我眼睛一眨不敢眨,生怕错过这变幻多端的梅里每一刻的美丽。隔了一会儿,明永冰川处的云层突然被撕开一条大缝,整条冰川延伸至主峰完整地展现在人们的面前,有了金色阳光的渲染,虽然只是下半截雪山露出,但是梅里看起来依然雄伟不凡,感觉上离我们相当近;而在阳光的照耀下,每一寸白雪也都有了生气,闪动着熠熠夺目的光芒,震撼的美让人感觉妙不可言!

 

太阳终于升到了更高的位置,天色清朗湛蓝,可云朵又开始聚集,于是,梅里又时隐时现,总不见全貌。听他们说,如果去到雨崩村,能看到比较清晰的梅里雪山全貌,观赏的气候条件比较理想。但要骑马兼徒步,太费时间,我想就算了没去。

 

快到中午的时候,开始有不少游人下撤。清晨的一幕已经让许多观山的人心满意足,在这个雨季。香港GG也走了,他说看到日出已经足够了。我们贪心得很,搬了凳子,支起脚架,一直坐在露台上等奇迹来临。

 

一个藏族小姑娘告诉我,梅里本是普通的一座雪山,并不是天生的神山,是莲花生大师赐封的名头,才在藏传佛教中有了排位;我理解呢,这句话的意思是,比如贝克汉姆,天生并没有贵族的血统,是后来英国皇室因某些原因赐封的爵位。据她说,梅里雪山没有山神(山神和菩萨是两码事),因为梅里雪山里有极为丰富的植物资源,比如珍贵的草药啊,珍稀的花卉啊,所以莲花生大师才册封他为神山的。人们常说登不上的高山,是因为有山神护佑,得以不受人们的侵犯;但这个小姑娘煞有其事地描述倒让我对此有了新的认识。比较科学的说法好像是梅里雪山的地形较为复杂,山体嶙峋,积雪松散,较易发生雪崩,所以不容易攀爬。不管怎样,能在这么低海拔(3400米多)看到如此壮丽的雪山,实在是世人的福分,当然,也讲缘分。

 

下午的太阳刺眼极了。同伴一直在拿大炮筒当望远镜使,很有耐心很有耐性地从镜头凝望雪山,时不时调整方向,以有所小小发现为乐趣。中午时分,高原的太阳不是盖的,我的脸被晒得刺痛,我躲到阴凉的地方,梅里仍在我的视线范围内。也许是前几天下大雨,空气中多余的水分被充分蒸发,形成了层叠不穷的云层;我们孜孜不倦地等待云开雾散的一刻,相当多的人也是一样,脚架执著地站立着,相机准备好了冲着雪山,以便可以随时按下快门。

 

拍了一个下午的局部不完整雪山,实在有些闷。香港GG临走告诉我们从七座白塔旁的小路一直往树林走,可以看到澜沧江。我们于是朝树林深处走去。刚开始还有很多的经幡挂在路边,到后来越走越深,回头连我们住的小藏楼都掩没不见了,四周围也静下来,有偶尔的鸟叫声。一路上我拍了很多野花,在蓝天的映衬下,都很娇艳和美丽。走到一个分叉路口时,一棵相当诡异的同根双生树出现在路口,从整体比例来讲,树从大概腰的位置开始分叉,分别往上生长,枝繁叶茂;但是树干看起来挺妖,像是两个人扭曲了形状,又互相舍不得离开对方,妄图拥抱在一起,这使我不禁汗毛竖起,猛地想起了哈里波特里面的抓人的树精。这周围没有什么高大的植物,这路口的怪树显得十分突兀,我忙说不如我们往回走吧,万一迷路了怎么办?我当时心想,走过去,说不定树就活了,张牙舞爪地舞动树枝,要抓我们吃掉就完蛋了。我扯着同伴的衣袖急急沿原路返回,生怕有树妖追上来,悉悉簌簌地将树枝顺着地面蜿蜒到我们脚下,缠住我的脚踝,把我绊倒,然后把我拖入他的口中,一口吞下。。。。。。还好树妖没有追上来,我们平安回到了小楼露台。

 

今天傍晚的日落还是有看点的,但彩霞是宾,梅里是主,喧宾夺主。无论如何,有收获,于是又很期待第三天的来临。

 

晚上满天的星斗,老板娘很肯定地跟我说,明天就能看到梅里了。我很高兴,多吃了一碗饭。

 

第三天6点多,我自己就爬起来上露台等着,云层密密实实的,半点雪山都看不到。同伴很有经验地说,昨天刚开始也是云层很厚,7点的时候一下子就全开了,神得很。我在寒风中等啊等,等啊等,结果——没等到日出,天反倒开始飘起雨。连太阳的脸都没见着,别说见到雪山了。我们于是去飞来寺逛了一小圈,点了酥油灯,挂了经幡,碰上在德钦的两个鬼子,他们抱怨这个天气,啥也看不见。飞来寺卖松枝的居然骗我有活佛,哼哼。

 

天色阴沉,我们也决计今日下午下山。不死心就是没办法,在接我们的车到来之前,我们仍无所事事,坐在露台上死等。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奇迹。快到中午的时候,雨停了,守着大炮筒的同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一边朝我挥着手。我快步向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从镜头里望去,哇,是了,是了,肉眼几乎难以辨别的一角,但确确实实是卡瓦格博峰的山顶,真真切切地出现在镜头里。云层依然很厚,但那一角却没有任何遮挡。一般的傻瓜机已经无法捕捉这样远距离的景象,还好有个大炮筒,光线很差,但拍到了。和预料的一样,好景不长,瞬息万变的云层又一次将梅里遮掩住,这一次,梅里彻底拉上了窗帘。

 

走了,走了,再见了,梅里。会再来的。皆因你我的缘分还未尽。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