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高原中秋  

2005-09-09 17:33:00|  分类: 新藏云贵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非常相信经验丰富的洛旦师傅,不到四十岁24年的车龄不适随便吹的。上车,原路折回,岔路口上了另一条路,果然,没走几百米,就听到藏獒凶狠的叫吠声,然后看见硕大的身影从黑暗出一跃而出,不安分地来回踱着—总算见着人烟了。洛旦师傅叮嘱我们千万别下车,接着冲藏獒的主人喊了几句藏话。“砰!”砸上车门。“对了!就是这条路,前面就到了。”言毕,我们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对讲机里传来长舒的一口气。我却觉得有一点点遗憾,呵呵。

 

也许因为引错了路,心地善良的洛旦师傅在帮忙找住处的时候特别卖力。道班不满意?走,住乡里接待处;怎么,要乡长批准?那找乡长!乡长不在这里,在前面几公里外的学校呢。行,去学校找乡长来解决。车子开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车灯扫过匾牌,写着“巴扎乡XXX希望小学”。虽然没有照明灯,但车前灯光晃过的校舍窗明几净,看得出刚刚装修建成的样子。瞳仁熟悉黑暗,这才发现学校尚未整平的操场居然有好些个矮矮的小萝卜头们,好奇地看。

 

他们车在平房院子里停着,等候我们车折腾完的结果。敦厚的乡长找来了,我们象见了救星感激涕零,毕恭毕敬。好不容易克服困难安排了两件空房,有软软的褥子和太阳能灯。我一直很诧异,这么三两座平房就能称作一个“乡”了么?安排好铺位,一抬头撞见一个藏族小伙子立在门口,无语,使劲憨厚笑。太惭愧了,我们当时第一个反应居然是看好包包。也许他只是好奇,也许他只是想表达自己的善意。可我们…对生人的防备是我们的看家本领,不是么?!即使面对这么善良的人们,我们仍旧不能让自己绷紧的神经松弛下来。吾之性亦本善,但对着他们,我们剩下的只是丑陋的躯壳。

 

几个藏民都不太爱说话,唯一的动作就是重复不停地从10米外的小河担水回来,再注入一个大铁皮桶里,然后从桶里舀出满满一壶给我们烧上,烧开的水给我们灌上倒上,接着再烧。直到最后,我们的肚子喝饱了,水壶也盛满了,面条也吃上了,用来洗漱的水也都齐备了。乡长很沉稳地端坐在藤椅上,身后的土墙斑驳开裂,糊着一些旧报纸和一幅三代领导人的画像。终究一乡之长,很有领导气派,听我们叽叽喳喳兴奋地说话;不怎么做声,只是当我们争论如何使用高压锅煮面的时候露出白白的牙齿。(山民没有刷牙的习惯,可牙齿都很白的,象高露洁广告里的一样,可能是水土太好的缘故,真令人羡慕呀。)洛旦师傅靠在床的里沿,神色有些异样,和乡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围坐在温暖的炉子旁,由里到外都暖和了,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就着可口咸菜,月饼当作饭后甜点,真是难忘的中秋夜哪。

 

饭后,我们逼着朱哥哥给我们唱《美丽新世界》应景,呼应一下天上明月。朱哥哥死赖不肯,最后Freda不得以色相诱惑,众人方有耳福听到高原上一曲高歌《挪威森林》。嘻嘻,唱唱歌,中秋节的气氛立马上来了,好像月亮也冲着我们笑呢。

 

真不愿意睡觉,每次睡觉都是极其痛苦的事情,尤其是睡醒之后;可今晚不愿入眠,却是为着那撩人的月色。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