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2007-11-06 21:51:00|  分类: 德法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地方,在你到达以前,只是地图上的一个点,或是书本上的一个名词;

一个地方,当你到达之后,才萌生了感情,于是,这个地方,不再只是一个平面……

 

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车后才知道,这是一趟站站停的慢车,原本20分钟的路程被拉长至40分钟。恰逢学生们放学,沿途上上落落都是成群结队的学生哥。我们饶有兴趣地打量这发达国家的学生们都是一副什么样的神情。

 

火车在乡间穿行,轨道两旁是大片的庄稼,或者田野,有的刚翻过新泥,有的向日葵地则刚衰败,有的葡萄架绿油油……最终在临近下午2点时到达纽伦堡(Nuremberg)。

 

纽伦堡中央火车站看起来十分古旧。相比罗腾堡火车站的区区4条轨道,纽伦堡火车站足足有22条轨道,因此,我判断,纽伦堡是个大城市。查阅LP,它当真是巴伐利亚州的第二大城市呢。

 

到了纽伦堡我才恍然,这里原来就是举行二战战犯审判的赫赫有名之地。看来,学历史光靠死记硬背是不行的。

 

将背包放在ibis连锁酒店前台,往旧城进发。说是旧城,其实也是重建的。19451月二战期间,同盟国的轰炸机将这座城市夷为平地。二战结束后,老城区内几乎所有的建筑都是在废墟上重新恢复的原貌,包括城堡和3座历史悠久的教堂。教堂外大量的黑白照片说明了这一切,都是以废墟+重建的一一比照方式。虽说基本恢复了原貌,也依足了版式,但仔细观察雕像细节,你就会明白,漫长时光雕琢过的艺术,神韵是无法被简单复制的。

 

纽伦堡是个大城市,我却后悔凭主观臆断,只给了它半日的光景。因为,纽伦堡带给我的惊喜不是半日可以消化的。老城区依山而建,上坡下坡频繁,可这样一座大城市去能将建筑、树木、人契合地如此巧妙,大大出乎我的意料。每一个细节都被精心设计过,看似不经意,却充满了未知的新奇感。

 

老城区步行游览路线长约2.5公里,我们从纽伦堡最古老的大教堂圣塞巴尔德(St Sebalduskirche)出发,先抵帝王堡(Kaiserburg),然后沿中央集市广场(Hauptmarket),来到圣母教堂(Pfarrkirche Unsere Liebe Frau),经过美泉(Schoner Brunnen),到达杜勒广场(Albrecht Durer Platz,从杜勒故居继续向南,抵达玩具博物馆,最后来到洛伦茨广场,这里有大型的金属喷泉以及另一座大教堂洛伦茨教堂(Lorenzkirche)。

 

                       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在我们刚迈入老城区的大门,刚抬眼望见圣母教堂,老天毫不留情面地下起雨。我的伞遗忘在火车上。只能街边紧急购入一把Made in Germany的折伞。在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漫步,别有一番风情雅致。

 

关于教堂,除非有与众不同的亮点,否则已经很难激发起我强烈的好奇心。圣塞巴尔德教堂外墙无比繁复,装饰有大量浮雕和宗教符号;圣母大教堂倒外形奇特,大钟下的王储塑像每到中午12点便沿顺时针方向环绕中央的查理四世3圈;洛伦茨大教堂则有着非同寻常的彩绘玻璃窗……除了最后一个教堂,其余两个,我们一反常态,没有入内参观。

 

走到半途,雨势渐大。我的羊毛大披肩还可以抵抗寒流一阵,但DGG必须要回酒店加衣。伞被带走,我只能在美泉旁的商店躲雨,并在店主的注视下佯装挑选纪念品。看着雨雾中金色的美泉雕塑,并没有水流倾出,造型却恰似一股清泉拔地喷涌,带有明显的尖顶的哥特式建筑风格。这仍是一件战后的复制品,始于14世纪的原作毁于战火。雕塑上有40位王侯、先知、教会人物等雕像层叠而上,金光闪闪。传说,只要转动一枚光滑的金环(Golden Ring3次,将梦想成真。DGG向我交代了金环的位置就折返酒店了。

 

                  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雨稍止,我拍了几张尚在滴水的金环和隽永的铁花。在我眼中,阴郁天空的背景衬托下,这几朵傲立的花儿似乎诉说着什么,心戚戚然之。

 

耽搁了一些时间,DGG出现后继续步行。我对帝王堡本身没留下什么深刻印象,倒是茂密树林的小山丘和几片秋染的红叶让我唏嘘不已……穿过风景如画的佩格尼茨河环绕的Karlsbrucke桥,来到杜勒广场,半木质的建筑和蒂尔加特纳门(Tiergartnertor)漂亮极了,可广场中央用来纪念洪荒的硕大的铜制兔子雕像让人觉得恶心悸然,那颗无神的迸裂的混黄色眼珠预示着死亡的降临,就快要从眼眶中弹落了么。

 

天黑了。玩具博物馆关门了。
 
           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9月18日:废墟上重建的纽伦堡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