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最忆西子初相见  

2007-12-16 12:00:00|  分类: 沪苏徽浙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高兴。十年过去了,尽管整个中国都翻了个个儿,西湖还是我喜之又爱的模样。
 
这个圣诞,我特意拣了杭州,独自度过。冬天的杭州,料想必是百物凋零,萧瑟寡淡。惟望做到:品一壶香茗,读两本好书,叹三日悠然......
 
小住的三日,果然天气寒凉,阴雨不断,西湖便成了雨雾中的一片烟波浩渺。我住得好,临窗便见苏堤、白堤、阮公墩、小瀛洲和孤山,夜晚还远望亮灯的新雷峰塔。虽阴雨连日,倒也幽静,三面青山,云气环绕,峦光掩映,有道是“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雪湖”,虽冷不至雪,却也飘然若仙了。三日里,直饮一壶碧绿的龙井,只吃几样清淡的小菜,带了两本书去,一本是几年前朋友送的《忆杭州》,一本是德波顿的《旅行的艺术》。青天白日里,搬了椅子出阳台,面朝湖光山色,翻读几页书打发时间;若不下雨,披了大衣沿苏堤、白堤随性走上一遭;乏了,小睡片刻,夜阑人静,我便团在沙发里,看场HBO播出的感人电影,悠哉游哉。
 
“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说的正是一代名妓苏小小。西泠桥畔,那清冷的水色树影间,是苏小小的孤坟。“慕才亭”上竟悬了12副楹联,漫步西湖也从这里起走罢。记得苏小小,“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凭吊的人群中,总有几个稚嫩的声音,急急地追问旁人:苏小小是谁?我听了,莞尔。十年前,我也曾有此问。人总笑他人痴,痴人又何必理会呢?
 
沿孤山路向白堤慢慢走去。雨花鹮舞,青黛迷蒙,泛滟波光,尽显“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荫里白沙堤”。垂柳依依,黄叶摇曳。夏日风华的荷花业已枯黄卷作一团,宝石山上保俶塔看不真切却记忆尤深。想起初访杭州之时,盛夏流火,三个青涩少年,面对镜头,在荷花塘前故作深沉过,也曾冒险攀爬过一棵探湖的古树......白驹过隙,荷花塘仍在,古树仍在,木椅仍在......往日不知愁滋味的景象一一浮现脑海,不禁哑然失笑。想了想,还是没有发短信给故人。默默地漫步白堤,就像默默地阅读内心。
 
平湖秋月,碧色千里,恍若梦中。我倒要感谢这阴沉的天气了,能见度下降,市区的建筑被雾气“蒸腾”掉了,只剩隐隐绰绰的几个轮廓,这是近湖的,再远些的,则彻底被晕(国画的一种画法)掉了,溶入灰蒙蒙的天。行至锦带桥,站着看一老一少玩“拉风”的风筝,发出呜呜的声响,西湖愈发沉静了。在断桥堍的小亭内小憩,想起白娘子与许仙正是相识在此,同舟归城,借伞定情;后又在此邂逅,言归于好。越剧《白蛇传》中,许仙负情离去,白娘子悲怆唱道:“西湖山水还依旧......看到断桥桥未断,我寸肠断,一片深情付东流!”在我看来,李碧华的《青蛇》中的感情描述地更加失魂刻骨,“人生如此,浮生如斯,缘生缘死,谁知,谁知?情终情始,情真情痴,何许?何处?情之至!”。
 
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不觉走入亭间,从装束上判断并非富庶之人,天津口音.....那老太显然很疲乏,语气有些埋怨,走了这许久的路,该坐车回去休息了......那老头则兴致不减,似乎老太的话也未听进去,只顾气宇轩昂地用手在空气中比划着:这...这...早年都是没有的!这桥也是后来修的......我79年来的时候......噢,又是一个来追忆往昔的人!他们并没有停留太久,我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中,那老头仙骨飘逸,背着一个绣有“xx道教学会”的帆布书包。
 
本打算断桥走完就往回,却欲罢不能了,索性绕湖一周。过了湖滨公园,买上一杯拿铁,到达涌金门,一路都有些零星的古迹,少时游玩不曾留意。柳浪闻莺是经典的西湖八景之一,这个季节,恐怕只有发挥一下想象力了。其实都还好,深冬毕竟未至,金黄的垂柳枝,随风闻笛悠扬起。“断桥不断,长桥不长”。相传梁山伯与祝英台十八相送就发生在此座桥上,依依惜别,来回共送了十八次,情意深长,故有长桥之称。另称“双投桥”,也是一段凄美的爱情故事。
 
绕过雷峰夕照和南屏晚钟,来到苏堤前。“看明湖一碧,六桥锁烟水”,点的就是苏堤上锁澜等六座桥。雷峰塔于2002年重建而成,怎么看都没了《白蛇传》中的感觉。天色已晚,暗自决心赶在五点半天黑前回到酒店。目标当前,脚下自然就加快了行进节奏,加之相机没电,苏堤也是草草完成,走马观花了。好在秉着自得的初衷,不和自己较劲。远眺三潭印月,想象苏堤春晓......5点的时候,我刚好踏入酒店的大门。
 
次日,又走了一趟苏堤,错开周末,于是堤上安静得很,偶有一两对情侣,鸟儿清脆地叫,声声入耳。雨中不觉又走到涌金楼,鞋袜都浸湿了,“涌金门外柳入烟,西子湖头水拍天”。进了一家咖啡屋,找了靠窗的位置,还是龙井佳茗,“从来佳人似佳茗”,暖一暖冰凉的手脚,理一理纷乱的心绪。窗外的霜叶红似火,恍然用不着去欧洲,家里自有美艳不输人。
 
茶冲几道,无味,该回了。“江南忆,最忆是杭州”,最忆是西子初见时......清清的湖水,照见我青青的衣裳。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