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9月27日:永远盛放的向日葵  

2008-01-24 21:29:00|  分类: 德法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向日葵永远面朝太阳,“无论多高多大,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来处”。时至今日,凡高的向日葵仍在盛放,还在燃烧。

 

出指定时间多时,接车姗姗来迟。上车后,举目望去,都是上了年纪的“文化团”团友们。两对儒雅夫妇、一双中年女人,他们都很安静,我们自然也不多话。

 

司机兼向导是个颇为认真的女人,一路上耳朵没闲着,源源不断地灌入尽职的说辞,倒也不闷。气温急速下降,我特地加带一件羊毛大披肩和帽子。

 

说实话,有点激动,可以从大师生活的视角,来观察大师曾经描绘过的世界,我没有把握能不能揣摩得到大师当时作画的心境。我其实不太清楚为什么我会喜欢凡高的作品,一个几近癫狂状态的艺术家的画作,一个将耳朵和生命祭奠了残酷现实的人的理想世界。在赴欧前,我曾阅读了《凡高——磨难中的热情》一书,书中讲述了凡高悲剧的一生。我在巴黎的奥赛博物馆试图给与自己解释,但不太完整。从画面本身来看,我的确是更钟情于浓烈层叠的色彩所带来的冲撞感和层次感,可为什么亲身站在他的《星夜》前,我竟然不知不觉地迷失掉?成功打动人的作品其中应该蕴含了足以倾城的情感,最起码也能够折射当时的灵感之光;凡高的画给我的感觉是那么地强烈,只因他无以伦比的想象力和表现方式,只因他倾注的是人生末路的最终感知?

 

探访大师生前最后住过的地方,一个叫阿尔勒(Arles)的小城镇,还有一个他治病的疗养院,在他人生道路最后的两个月内,他共创作了70多幅油画,其中就有举世瞩目的那7幅辉煌向日葵……

 

通往疗养院大门的小径边,立有一尊形容消瘦的凡高铜像手中攥着一把向日葵,步履匆匆,脸上看不出忧伤或者焦躁。旁边挂有一幅他自画像的复制品。疗养院(St Remy de Provence早已经不做医用,进门的天井回廊改为了一个小小的画廊,静悄悄的,少有人出入,有一些画作正在展出。建筑物景观和凡高在时没有太大变化,当时的生活环境可见一斑。凡高呆过的房间我们没去,看过油画之后,生怕撕碎一些美好的憧憬。

 

院外的一侧是一片弯弯曲曲的橄榄树林,枝叶繁茂;另一侧是开阔的旷野,远处依稀可见一些更高的建筑的轮廓;隔了一条马路,正对面是生机勃勃墨绿的柏树丛,黑压压的乌云在头顶翻滚……这一切,都曾被凡高用心记录下来,铺陈于画布上,流传成为不朽的先锋巨作。官方的作法颇有心思,根据凡高的作品表现的画面,在每一处凡高可能作画的角度,均竖上一块牌子,展示对应的复制品。这样一来,游客便饶有兴趣地将油画与现实作比,周遭普通的景观顿时变得与众不同耐人寻味。那一片橄榄树,竟然几乎原封不动地从画面上搬到了现实中,顺着牌子的方向,似乎略微体验到凡高痛苦的表达。这里每一个角落,都留下了凡高的气息,在谈到自己的创作时,他写道:为了它,我拿自己的生命去冒险;由于它,我的理智有一半崩溃了;不过这都没关系……”

 

凡高最终选择了自杀,在割耳之后。世界在他的眼中,过于天真和热烈了。

 

有点压抑和沉重之后,我们来轻松一下。这个团带我们把Les Baux de Provence又走了一遭,细细观察了一些小宅院,一花一木都是情调。

 

阿尔勒由向导亲自带我们游览,从罗马遗址讲起,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小罗马广场和小斗兽场,照足版式。阿尔勒是典型的普罗旺斯的风情,老城风貌保存得非常完整,虽然今天没有普罗旺斯一贯明媚的阳光,但小镇依然迷人。老城的广场很有特色,顶着瑟瑟的寒风,向导坚持不懈地给我们讲述教堂大门上每一个雕像的含义和故事,哪怕那中年女人一再抗议冷得受不了,急于打断向导的解说。临走时,看到一个亮灯的旋转木马,好华丽,我兴奋极了,冲过去,不过没有坐。

 

曾经是画幅主角的小酒吧也还十足一百多年前的模样,黄色的挡雨棚,红色的座椅,一点没变。这里同样有一幅复制品的牌子,以供游客凭吊。

 

翻看手中的凡高画册……柏树被画成摇摆的火焰般,向上升腾,奔放着;他在阿尔勒的卧室是明亮的黄色,配以更加鲜艳的床,跳跃着;缀满钻般的星空是强大的,迷幻的,紫罗兰和深蓝覆盖了整个黑梦,凝结着;他的自画像左耳缠着绷带,恐怖和凝重,扭曲着。凡高就这样以自己的方式理解世界抗争现实,逐渐走向崩溃。最后的时间里,他唯有靠作画来换得片刻心灵的宁静,而同时,又抓紧不发病的空隙进行大量的创作,狂烈的颜色急切地表达他的内心挣扎和矛盾,和对自然纯粹之美的无比热爱。逝者如斯夫……

 

阿尔勒之旅结束了,返程途中,朔风吹撼,乌云汇聚,路旁的麦田似海,柏树起舞,看着这些,我忽然满心欢喜,觉得多么熟悉,参透多了一点,凡高所见的大自然和生灵万物。

 向日葵永远面朝太阳,“无论多高多大,永远不会忘记自己的来处”。时至今日,凡高的向日葵仍在盛放,还在燃烧。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