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蒲甘之美(合)[下]  

2008-11-12 13:33:00|  分类: 尼泊尔缅甸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达玛亚日卡佛塔的时候,我被烈日晒得很蔫。懒懒地把相机交托给DGG,我独自一人坐在树荫下纳凉。没过多久,我便被四处晃荡的DGG喊上了佛塔顶部,大赞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经过烈日直射炙烤的红砖,吸热比大理石可强多了,对于脚底板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小心翼翼爬上塔顶,视野开阔,360度无障碍全景。

 

塔顶凉风习习,没有其他游人,面对广阔的蒲甘平原,面对繁星般大小佛塔,耳边许巍《旅行》悠扬响起,那一刻,我们谁也没有说话。我们都觉得,这才是我们心目中的蒲甘佛塔,未经渲染的真实的一面,宁静地不被打扰的一刻。

 

……不知不觉,当了一个多小时的塔主,若非正午太阳压头,再无纳荫之所,竟不舍离去。小勤在下面倒也不输给我们,和当地人聊着天,躺在凉椅上舒舒服服地补了一小觉。

 

我跟炸子鸡商量着临时增加景点,他愉悦地轻松答应了。我们要去的,是有着被称为“Mura的诱惑”的一个神秘庙宇。在此之前,我们先来到附近的Tayok Pye Paya,这座佛塔乏善可陈,可是我遇到一个有趣的小帅哥。他是在这座佛塔驻守的小贩,卖的是家庭式作坊手工制的漆器。我刚踏出庙门,被他喊住,我正满头雾水的时候,突然听到他说很喜欢我背包上的一个字母小挂件“C”。因为他的英文名叫Coco,他的客人曾经告诉他,这是一个有名的法国人,他相当地自豪。我想这只是他营销的手段,也就敷衍了几句,接下来,他说的话让我有点啼笑皆非了。他一字一板地说,他非常非常喜欢这个粉红色的“C”,希望我能送给他。不然,我可以选择一件货摊上的漆器作为交换。我觉得有趣,想了一下,也同意了。不过,我起初想交换的物件他都不同意,说价格太高,最后我补了一部分差额,换回一个黑底蓝花的漆盘。物物交换的形式在蒲甘普遍存在着。我告诉Coco,这个C也和我的名字有关,是我的姓的第一个字母。这个帅哥满意地笑了。

 

神秘庙宇因为一组壁画而深受游人关注,画的是蒲甘佛塔艺术形象中极其罕见的裸女,体态婀娜。据说,在此修行的僧侣对此视而不见。这座寺庙非常小,依旧需要key man来开门,这是我们见到的唯一一处要用有机玻璃保护起来的壁画,也是唯一不许拍照的地方,保存基本完好,果真不虚此行。Key man对壁画作了简单的讲解,可我已经忘记了。

 

午饭尝试了正宗的缅餐,是炸子鸡熟门熟路带我们去的。我们当然也邀请炸子鸡一同开餐,食物十分丰盛,铺排了整张桌子,每个小碟盛的食物都不尽相同。有的味道不错,有的没敢下箸,可乐成了最受欢迎的饮料宠儿。我就弄不明白,国内想不起来喝的可乐,怎么一到国外就成日惦记着不忘呢。饭后我们直接位移到隔壁一张桌子享用缅式的茶点,然后回酒店午觉。

 

今天的午休我提早起床,想看一下酒店旁的第二高佛塔。独自走出酒店,立刻遭到一群售卖明信片的小孩子围攻。他们的开场白总是这样:Hello,我叫xx。你叫什么?你一个人吗?你要去哪里?我说我想看看这个博物馆和旁边这个佛塔。于是,其他的散开了,身后却跟着三两个小男孩,不再提明信片,只为你作佛塔的简单讲解,告诉你该看什么。在这里,感觉到每一个人都是蒲甘遗产的义务工作者。

 

集合的时间快到了,我往回走。刚才散开的男孩子又重新聚拢来。七嘴八舌急急地问,Jessie, Jessie,你来蒲甘待几天?你已经待了几天?你什么时候离开?你的朋友在哪里呢?……你想看一看我的明信片吗?今天不想看吗?那明天看吧。已经买了吗?那也许下一次买我的吧。那明天还能见到你吗?……34个小男孩簇拥的我,终于停下疾走的脚步,看着我身旁跟随已久,制止别人向我hard sale的帅帅的小男生,认真地说,maybe

 

 

 

车子近了,过来接我。随着车子的远去,这些小男孩们也就俨然消失在我的记忆里。这个时候,我甚至想不起来他们的名字。

 

下午在Sulamani还遇见了一些人。有个男人,父亲是缅甸人,母亲是昆明人,家在瓦城,过来蒲甘生计。看着他用简拙的汉语讲述他的背景故事和国王砍手臂的典故,他没有要求我们买他的货品,可我依然看见了他眼睛里的失望,总有一股酸楚的滋味。还有个男人,攥着一把Burma年代发行的纸币,追着要跟我换人民币,与面额没有直接关系。最后,我掏完了身上所有面额的纸币零钱,外加几张港币。他不忘向我展示他的收藏,让我大为乍舌,原来他接触过那么多国家的游客,粗估也有30几个国家和地区呢。

 

这一天的日落是在中央平原一个败落的寺庙观看的。涌动的流云、燃烧的彩霞、归家的牛群、西沉的落日、返巢的鸟儿……渐渐,一切收于黑暗,归于寂静,氤氲中的蒲甘佛塔,有如牧歌行板。我们四人无比幸福地端坐在墙头,眺望着远方,那如火的流光溢彩纷呈背后,是我们依旧绚丽的人生梦想,在那一瞬间定格如烟花般绽放,灿烂嫣然。

 

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当天边最后一抹艳红消逝殆尽,盛大的蒲甘日落也随之落幕,偶听得夜虫呢喃。

 

与炸子鸡清账,友好惜别。回酒店的途中,他帮我们联系好了曼德勒的司机,他的一个朋友。

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蒲甘之美(合)[下]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