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9月25日:卢瓦尔河谷的中秋  

2008-03-02 23:35:00|  分类: 德法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说雪浓堡的秀美是因为河水的映衬,安玻斯堡的峻峭是因为高地的落差,那么香堡(Chamboard)则根本就像直接描在天空这幅巨大的幕布上,用工笔的手法仔细地一笔一笔地勾勒出来的。

 

班高速列车只到达图尔(Tours),要观赏古老而美丽的城堡,还需驱车半个多小时,它们掩映于卢瓦尔河谷(Loire Valley)两岸的绿林之中。

 

TGV是法国的高速列车,据闻时速可达500公里,坐在其中,有时耳压会十分明显,耳朵很痛,甚于飞机。(Tips:火车通票因为计算失误,所以少买了一天,只能单独再买单程,发现提前一天购买和提前一个月价格相差极大,当时网上查询的价格为25欧,现在购买则需38欧。没办法,这已经是最小的成本支出了。多谢欧阳从北京帮忙询问extend天数的情况,官方答复是:通票不可以临时增加天数。)法国的农村看起来没有德国农村那么讨人喜欢,房屋造型显得随意,也没能在外观上花更多的心思进行修饰。庄稼地、丛野也热烈奔放、恣意粗犷,看不出人工精心修剪的痕迹——这也就是为什么德国才有格林童话的原因吧。

 

这一路的景观以城堡居多,被朋友戏谑为“城堡之旅”。以今天为例,四个城堡将是满满一天的行程了。它们各有千秋。除了要深入河谷,也因城堡之间距离遥远,LS在巴黎帮我们购买了当地的旅行团。一个团就是一部商务车,统共8个人。团费45欧一人,只负责景点接送,并不安排导游讲解,或者包含门票费(但可享受优惠价)。午餐的时间也是由自己把握的,与国内的跟团大不一样。向导说好集中时间,到点大家都会准时出现,甚至提早,绝无迟到现象。当然,自由参观的时间给得也较为充裕,对于走马观花型的游客来说,绰绰有余。听耳机逐一讲解也绝对有多余时间,可以去花园散个小步。

 

卢瓦尔河谷是最具法兰西代表性的地方之一,卢瓦尔河是法国的第一大河,号称是法国的“后花园”。河谷内有数目众多的古堡,大多建于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英法百年战争时期,法国王室曾经在卢瓦尔河谷避难,所以这里亦被称作“帝王谷”。这里也是“人一生要去的50个地方”之一。

 

位于Visit List第一位的是赫赫有名的雪浓堡(Chenonceau),又称“淑女堡”,缘因这座城堡的历任主人们大多是温婉娴熟的王妃或者才华横溢的贵妇。尤其令人称道的是一位名为“杜宾”的夫人,她曾经力保城堡不为法国大革命所毁。穿过浓密的林荫大道,即来到雪浓堡跟前,我顿时被它美轮美奂的奇特外形所打动。这座城堡横跨察尔河(Cher),有着5个弧形的桥洞,河水从桥洞流过,而城堡像是漂浮在水面上的一艘船,倒影娉婷。城堡的左侧,则是一方修剪齐整芳草如茵的花园。花园的另一侧,则通向密不可知的树林。雪浓堡独据察尔河一处葱郁幽静之所,直叫人艳羡神往,萌生不如长留此地做神仙的心愿。

 

弗朗索瓦一世、路易十四均在雪浓堡停留过一段短暂的时日,至今仍可见当时王室遗留的印记。二战期间,河谷内的多数城堡都受到了重创,唯有这座藏匿于密林深处的雪浓堡逃过大劫,仅有一间小礼拜堂毁于空投的炸弹,甚至因为它特殊的地理条件救助了许多人。城堡大门属于占领区范围,越过城堡的画廊,南门直接通向自由区(Free Zone)。

 

途中远望布卢瓦堡(Blois),接下来是安玻斯堡(Amboise),是一座建在高地上的城堡,有着哥特式的尖顶,也有着文艺复兴风格的房檐装饰和窗棂。从这里可以俯瞰阳光下的卢瓦尔河,白云朵朵,蔚蓝的天。不远处的一个小而精致的礼拜堂,达芬奇就葬于此地。想不到这小小的礼拜堂,竟然收纳了巨匠的尸骨,令人肃然;大师长眠于此,美丽的卢瓦尔河岸,多了几分文艺气息。

 

如果说雪浓堡的秀美是因为河水的映衬,安玻斯堡的峻峭是因为高地的落差,那么香堡(Chamboard)则根本就像直接描在天空这幅巨大的幕布上,用工笔的手法仔细地一笔一笔地勾勒出来的。当我第一眼看到庞大的城堡主体,油然而生的第一感觉便是如此。彼时天气不如早上阳光明媚,宿云逐渐拢聚,按理不是好背景,可我一意认为“黑云压顶”更适合香堡的气质和气势。香堡是卢瓦河谷最大的城堡,曾是法国王室狩猎的行宫,由弗朗索瓦一世兴建,虽然规模庞大,处处都尽显和谐之美。由于很长时间内都担当王室行宫,所以王室的隐喻随处可见,除了大写字母“F”代表弗朗索瓦一世的名字(Francois I),运用最多的就是蝾螈。法国王室相信,蝾螈是一种能在浴火中永生的神话动物,用它来象征国王的箴言再合适不过——“点燃和熄灭”。“我点燃(良知的火焰),我熄灭(恶性的火)”,说的还是王恩浩荡。

 

城堡中央双旋楼梯设计据说来自于达芬奇的奇思妙想,行进过程中,上楼下楼两人始终可看到对方,却永远无法与之相遇。道理其实很简单,不就是DNA的螺旋组合嘛。在城堡天台,壮丽的火焰般的哥特式堡顶,似乎仍在熊熊燃烧。想一想,还真浪漫,只因为弗朗索瓦一世爱上了当地的一位姑娘,就欣然修建了一座城堡;那一笑倾城的瞬间,成了无数骚人墨客的笔下风流文章。

 

最后的雪瓦尼城堡(Cheverny)典雅而精致,小资味更浓,仍然属于家族私人所有。这个扬名于13世纪的威望家族,曾为法国国王输送了数位财政官和宫廷大臣。而这座城堡的建造者则是奉玛丽王后之名修葺布卢瓦堡的名家大师。相比收归国有的香堡年久失修的模样,这里不仅生活气息浓郁,而且家具摆设齐全,同样是参观房间,香堡的某个卧室床榻让人很自然联系起冷冰冰的历史,而这里则像是欧式家具鉴赏,或者温馨的样板房参观活动。我在想,居住在这里的公爵后裔们,才算是真正的贵族哪,只是,为何又要把居住的房间拿出来作展示呢?二战期间,这里保护了蒙娜丽莎等名画幸免于战火。这使得对城堡的优雅赞美之余,又多了几分尊敬。

 

天色渐晚,我们的车奔跑在回程的路上。酒店位于图尔火车站对面,很是方便。三星的Western,出奇满意。

 今天是中秋节。傍晚,图尔突降暴雨,因而没能见到皎洁的月光。有点遗憾,Huh?!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