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宏村小夜曲  

2008-04-15 22:30:00|  分类: 沪苏徽浙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昱岭关,浙徽交界。

 

昏睡良久的沈老突然醒来,张口谈起小夜曲。菜老我听了一耳朵,扭头便问刘老,什么是小夜曲啊。刘老哼了几声:大概是“小宝贝...快睡觉...”之类的调调。言者有意,听者有心。

 

 

男人思维用左脑,女人思维用右脑。沿着山路,溪水清澈,映山红开遍整个山谷,我乌里哇啦重复了几遍,“杜鹃花好漂亮!”旁边二老充耳不闻,一点没带附和的。菜老我是蹭车坐的主儿,惟有默默地向烂漫的山花招招手,心里念叨多两句:杜鹃花,太美啦!

 

豪饮了半杯甜豆浆的裤子尚未干透,已经感受到宏村习习的微风,透着些许的凉意和豆香。菜老抚着村口那棵百年的大树,不由得感慨万千,此番来到宏村是多么地不容易啊!

 

尽管非一般的人们都说周末会有大暴雨,差点浇熄沈老拍照的熊熊燃烧的热情火焰;尽管非一般不靠谱的刘老摸着GPS穿过市区比约定时间整整迟了40分钟;尽管一个早上都被其它不靠谱的琐事所缠绕,以致中午12点的时候,我们还在上海地界逗留中;但凭着菜老我一贯良好的人品和出行的运气,老天指点了两条通途,一路顺畅无比,平均时速达到140公里。伴随着一路无数小飞虫躲闪不及的神风敢死队般的密集轰炸(连绵不绝的噼啪声让我一度以为下雨了),我们“倏地”一下挟带着它们黏糊的残骸到达杭州。杭州以后,信心大增,我们面临的选择题也因此由要不要去宏村变为6点能不能到宏村。于是,又出人意表“嗖的”一声到达了宏村。

 

当菜老我终于望见袅袅升起的炊烟,满地撒欢的母鸡,穿街走巷的土狗……一派融融的农村生活景象,菜老我由衷地感到今天的艰巨使命完成了,盘旋于头顶一路护驾的小飞猪,扑腾着小翅膀,回了。

 

随着前来接车的人步入古村落,扑面而来的是徽州古宅的秀美。建筑以灰白为主色,丝毫不张扬,娉婷错落;羊肠小道弯曲有致。村中有如丽江古城的古水系,源引自山泉,村人洗涤皆用此水,顺着水流的方向便可行遍全村,不用担心迷失方向。

 

“居善堂”是我们的住处,一家上百年的大宅子。伊入天井,即见小炭炉,上有一砂锅,嘟嘟往外冒着热气。揭盖一瞧,已炖了大半日的母鸡汤。于是与店家商量,半路劫下,盯着上了饭桌,油汪汪地好不鲜美!于亭台楼榭开餐,鸟鸣鱼跃相伴,阵阵春花飘香,大快朵颐,好不惬意!真可谓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华灯初上,美景当前,沈老刘老创作心切,菜老没背脚架,陪太子读书,权当饭后散步消食。二老对着绝美的月沼池咔嚓咔嚓,菜老则喊店家沏上一壶黄山毛峰,摆开阵势,临池静听夜虫呢喃,赏一泓波澜不惊。我自悠然,哪管身旁排成一溜的长枪短炮,充耳不闻,免扰了私梦,只不过少了星月相伴,总是平添几分憾意。

 

几盏清茶罢了,二老卸甲收兵。虽不是日落而息,可农村人家毕竟不比城里,9点光景纷纷闭门谢客,如桔的屋灯三三两两地熄灭,灯影阑珊,石板路难辨。时间尚早,顺水辗转寻至村外一处开阔之地。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静谧的湖水。黑夜笼罩之中,看不真切,依稀感到水面升腾而起的氤氲雾气,似有一股妖娆之气萦绕,引得人想一探究竟,却又怯步不前,唯恐被水妖摄去了魂魄。踩着别人头灯的光亮,走过横跨湖面的石桥,惊魂稍定。

 

葱郁树影深处,突闻屏息窃语,定睛一瞧,原是一对情侣如胶似漆的身影,躲在无人打扰的地方,那是他们的最爱。

 

我们呢?听说刘老带了口琴,遂怂恿他吹上一曲,勿错失这难得的美丽时光。几番威逼加利诱,刘老方才勉强就范,拾起尘封多年的口琴,为我和沈老吹奏了一曲《东方红》。菜老鉴赏水平有限,可经刘老这口琴流出的《东方红》,确实不同风味,少了硬朗,多了柔美,恰恰暗合了黑夜的迷离。黑暗中我和沈老看不见刘老不停哆嗦的小腿肚子,他玉树临风地站在湖边完美地完成了组织的重托。四支曲子下来,我们几乎忘记了鼓掌叫好,深深地被婉丽的音乐所打动,久久地沉浸在曼妙的琴声之中……沈老点评说他快要爱上刘老了。又是音乐的力量,尽管跑调跑到了对面的山头之上,可刘老凭借对音乐的独特的天赋和独到的理解,刻意不经意地让我们的宏村之行升华了……

 

古人闻鸡起舞,菜老我闻鸡而眠。这里的鸡三更便吊嗓子,此起彼伏,号召力覆盖方圆百里。鸡鸣之后,天刚擦亮,刘老沈老起身抢拍文化遗产,菜老我裹被回笼。待菜老起身前往拍照之际,二老已满载而归,早饭伺候。我发现,宏村的每个犄角旮旯已堆满了写生的学生和如织的游客,一茬又一茬。既然躲不开,不如就把他们当作景观抓进镜头吧。

 

离开宏村之后,我们又去了木坑拍了竹海,又去了卢村拍了油菜花和木雕楼……还拍了青翠的山谷……这些场景都像小人书画面一样哗啦啦很快地翻过去了……其实呢,当口琴吹奏的小夜曲在雾气迷蒙的黑夜中响起,我觉得,我们的宏村之行就永远地定格在那个瞬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