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爱丁堡上空盘旋的海鸥(配文)  

2010-01-20 23:33:00|  分类: 英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尝试从一只鸟的角度去欣赏这个城市。
 
 
假设我是一只海鸥,生活在爱丁堡这座城市。每天盘旋在城市的上空,时而俯冲,时而侧转,飞翔是很快乐的一件事。
 
我在国家美术馆的广场降落,衔起热情的游客们抛洒的玉米粒,吃上几粒,我就要再飞一圈,消消食,不然很容易发胖。我喜欢在城堡下的公园里穿梭,夏天到了,那里盛开着娇艳的鲜花,很好闻的气味。人们躺在草地上晒太阳,我扑扇着翅膀从他们的头顶掠过。有时候,孩子们会抬头看我,有时候,人们沉浸在欢乐中,忘了我的存在。这样很好,我有我自己的天空,我与他们和睦共处。
 
昨天很暖和,今天却降温了。爱丁堡的天气向来就是这么的变化多端,我出生在这里,已经习以为常。在太阳露脸以前,总会有很浓的大雾,将整个城市紧紧笼罩,直到中午才渐渐散去。单一色调的乔治时期建筑看起来显得有些古老和斑驳。我睡醒以后,张开嘴,沾一点清早空气里的露水。抖一抖全身的羽毛,用喙梳理下,就可以张开翅膀朝我喜欢的空中飞去,这让我觉得十分自由。人们总是说自由万岁,我想这就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自由精神。
 
曾经有一次,在我比较年轻气盛的岁数,我对这座城市产生了厌倦的情绪。我每天都想要飞得更远更高,看一看外面的世界。终于有一天,我鼓足勇气飞过了亚瑟山岗,那里是亚瑟王拔出上天之剑的地方,我望见天边翻滚的云,无边无际,云层下面,是一片茫茫的大海。凛冽的寒风从我的翼下急速掠过,我甚至闻到了风儿挟裹着的海腥味,我高兴地连着几个空翻。就在这时,一只掉队的天鹅从我身旁经过,它嘴里一边嚷嚷着,一边拼命追赶自己的同伴。突然,我意识到,我应该是一只属于爱丁堡的海鸥。我第一次如此怀念和同伴们在丛林般的屋顶中追逐和嬉戏的日子......
 
于是,我调转方向,重新回到我熟悉的爱丁堡城堡的城墙上。有些累,但我相当满意。
 
王子大街上都是商店,比较繁华,我偶尔横过马路的时候,低头瞥一眼游客们手上的羊绒围巾,对于我们鸟儿而言,这里没有什么可以落脚的地方;但皇家一英里大道就很不同,我更喜欢那儿的环境,完全是因为我可以在石板路上悠闲地散个午后步。我听我爷爷说,爷爷听他的爷爷说,他的爷爷听他的爷爷说,这里的样子和200多年前并没发生多大改变,比如,圣贾尔斯大教堂上面那个吹风笛的天使,胖乎乎的很可爱,我学飞的时候,就经常来看望他。我长大以后,关注的事情不一样了。皇家一英里大道的尽头,一端是一座宫殿,一端则是一座城堡。城堡很容易飞进去,但宫殿比较麻烦。皇亲国戚来访会住在那儿,大门紧锁,戒备森严。我想掉个羽毛在里头都困难。说句实话,王子们可没小时候好看。这样的一座城市,每天没有多少新鲜事儿上演,人们安静地读书,安静地交谈,安静地沉思,安静地生活。我也是,安静地飞翔。飞翔着思考着鸟生。惟愿每日醒来,便能从高空凝视你。
 
我一直知道,我虽然是只鸟,但一样有我的鸟格,如同爱丁堡有它自己的城市性格,已深深融入我倔强的血液。爱你,Edingburgh!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