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苏格兰玫瑰  

2010-02-10 22:56:00|  分类: 英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玛丽·斯图亚特与爱丁堡的相遇不过短短的6年时间。
 
由于无男嗣,她出生仅仅6天便继承了苏格兰的王位,不满6岁被送往法国,但直到13年后才首次踏足爱丁堡。而命运的多舛注定这只是一次擦肩而过。自打苏格兰国王驾崩的消息传遍整个欧洲,玛丽就无可选择地成为了政治的砝码,无休止地被卷入政治权力的斗争当中。尤其是在英格兰女王伊丽莎白(玛丽父亲的表妹)的眼中,玛丽是对自己王位自始至终的最大威胁。我在之前提到过,由于伊丽莎白是私生女,且信奉新教,国内的天主教徒主张王位应由亨利的重孙女即玛丽继承,这让伊丽莎白如坐针毡,无时无刻不在担心自己王位不稳。也就是这个原因,造就了玛丽人生最大的悲剧。之所以最大,在我看来,选择爱情放弃权力纵使被出卖某种程度上是玛丽自己的选择,身旁无数佞臣谋反篡权也是王位天生的附属品,而失去人身的自由,被伊丽莎白囚禁在英格兰长达近20年之久,最后经自己的亲生儿子首肯被冠以“叛国罪”处以极刑,实在悲剧到了极点。
 
情感上,我同情斯图亚特,理智上,我赞同伊丽莎白。
 
1561年8月,19岁的玛丽乘船登陆苏格兰。和离开法国时高规格的送行情景有着天壤之别,没有任何欢迎仪式,玛丽看到的是贫穷的苏格兰,爱丁堡的满目疮痍。丧夫之痛仍有余悸,只当了一年零五个月法兰西皇后的玛丽,匆匆赶回苏格兰,去维护她与生俱来的苏格兰王冠。
 
不知道玛丽看到的第一眼爱丁堡城堡是否如同我从王子街上所望见的,建在由火山爆发形成的玄武岩高地上,毫无华丽的外表,一副冰冷坚硬的模样,防御的功能更大于居住的功能。为了避免有失体面,玛丽带着随从没有走爱丁堡的大路,而是直接驻进了城外的圣十字宫(Royal Palace of Holyroodhouse)。至少在这座由她父亲建成的宫殿里,她仍可以将其中一个房间装点成小小的法兰西天地,以此缅怀她过去无忧无虑的时光。
 
 
玛丽试图复原“舞照跳马照跑”的生活作派,却引发激进新教徒约翰·诺克斯的强烈不满。她所处的时代背景正是天主教与新教之间充满敌意的紧张时期,约翰代表新教教会的矛头指向玛丽,甚至公开咒骂玛丽。矛盾在玛丽再嫁后激化。由于她的轻率,第二任丈夫的孱弱无能婚后才显现出来,她不得不将施与的权力逐渐收回,而把重心放在了心腹大臣李乔上。李乔对玛丽忠心耿耿,玛丽对其也十分信任。依靠李乔和博斯韦尔(第三任丈夫),玛丽平息了一场新教徒的叛乱。李乔没有爵位,不是贵族,一介草民,却可以在玛丽内宫长谈至深夜。这让信奉新教的苏格兰贵族反感不已,惴惴不安。他们开始酝酿谋杀李乔的计划,并打算借助玛丽现任丈夫之手。阴谋得逞了,李乔被残忍地杀害,已有5个月身孕的玛丽第一次成为了阶下囚。
 
经历了丈夫的背叛和种种阴谋危险,玛丽变得异常坚强,重新分析时局后,在忠臣博斯韦尔的帮助下,她成功逃脱了囚禁。李乔的死,让玛丽预感到生命危险,她离开了圣十字宫,搬迁到爱丁堡城堡(Edinburgh Castle)。在那里,地势高,难以攻占,她想平平安安诞下王儿。因为,这个孩子即将成为英格兰和苏格兰的同时继承人(也就是后来的詹姆士六世),这样一来,自己便安全多了。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几个月后,玛丽在城堡内如愿产下一个男婴。礼炮轰鸣,举国欢庆。
 
我到达爱丁堡城堡的那个早晨,卫兵站岗仪式刚刚开始。仪式结束后,游人们鱼贯而入。我随着当日第一批游人进入爱丁堡,想象着马蹄踏在青石路上的咯哒声。在阿吉尔炮台一侧,还排列着几门铁炮,逢周日外每天1点鸣响。浓重的雾气聚集在爱丁堡的上空,久久不肯散去。走入城堡,便感到沉重肃冷的气氛。这里曾是防御要塞,也是政府监狱,也是王室宫殿。
 
城堡内的皇家宫殿(Royal Palace)为半月炮台所保护,玛丽正是在此生下了詹姆士六世,高高耸立的瞭望塔上,英国的国旗随风飘扬。宫殿内不允拍照,室内的确也不如法国皇宫那般富丽堂皇。盘绕在玛丽头顶的乌云并未因为王位继承人的诞生而消散不见,反而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连串的阴谋暗杀夺权囚禁,最终让玛丽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我驻足在珍宝室内,细细打量苏格兰最至高无上的宝物——苏格兰王冠(Crown of Scotland),这个象征着苏格兰王权的物件,全欧洲最古老的王冠之一。它十分美丽,红色丝绒的帽顶,白色的帽沿,为数不清的珍珠、红宝石和钻石所点缀。它和另一件宝物“命运之石”一样,也同样经历了颠沛流离失而复得的艰难返乡之路。这顶王冠曾为玛丽所拥有,美丽的背后却汹涌着可怖暗流。自古以来,多少人为了王权之争丢了性命。玛丽也难逃厄运,斯图亚特家族就像被诅咒,连玛丽的儿子——英格兰苏格兰的一朝君主也不例外。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穿过昏暗的走道,推开沉重的大门,离开耀眼夺目的权杖佩剑和宝物,离开乱糟糟的纷争战乱故事和模拟历史事件,我终于能够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深深呼一口气。我在庭院里小憩,太阳刚出来没多久,只要晒得到,就很暖和。紧邻宫殿的是红色大厅(The Great Hall),苏格兰议会成员碰面议事的地方,我在想,那些反对玛丽的贵族和议员们是不是就在此秘密谋划策反呢。
 
城堡内有个安静的去处,圣玛格丽特礼拜堂(St Margaret's Chapel)是全苏格兰现存最古老的建筑,带有彩色玻璃窗的神圣之所,供奉圣玛格丽特。据说,每周都有一个叫玛格丽特的爱丁堡妇女轮流到这里打扫献上鲜花。不知道玛丽在焦急等待儿子降临人世这段时间,有没有每日到这里祈求圣母的佑护。很快,玛丽和第三任丈夫的结合,令她彻底被苏格兰权贵抛弃。她被怀疑合谋杀害了自己的前任丈夫。1567年7月,遭到第三次囚禁的玛丽被迫让位给当时仅一岁大的詹姆士。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苏格兰玫瑰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战败的玛丽希望过境英格兰去往法国,结局可想而知。 伊丽莎白期待已久的机会,怎可轻易放过。英格兰漫漫十九载,玛丽的生命走到了尽头,她坦然接受了对她的宣判。她决定,以天主教的身份殉难,证明自己坚定的信仰。她特意身着一袭红裙赴刑,以免鲜血四溅的不堪场面。她在断头台上仍与新教牧师进行针锋相对地激战......
 
作为一位女王,最后一刻,她依旧保持王者的风度,从容地登上断头台,走完了人生。
 
(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