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2010-03-22 19:06:00|  分类: 深港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公里归来,老同学让我写感想,我想了下,感都在双腿上了......
-------------------------------------------------------------
 
接着,她又说:“怎么你拍的都是风光片,百公里在我记忆里可是个‘残’字!”于是,我又回想了下,还真是她说的那样,果然我关注的都是沿途的风景。她人在纽约,心系百公里。
 
百公里活动已经走过十个年头了(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啊),可在我看来,就是第三年,因为,我只参加了三届而已嘛。这一年,老驴们(非经验值,纯年龄值)都纷纷弃我而去,剩下我一个30岁以上人士独撑高龄组的大旗......
 
[以下文字,部分虚构,如有雷同,纯属抄袭]
 
------------------------------------------------------------
 
 
我们是多么地热爱安逸,哪怕是妄想的安逸!——龙妖精
 
我平日里一直沉浸在安逸之中,偶尔发发小牢骚,最近没经大脑脱口而出的是:好久没出去走走了......说完立马给自己划黑线,老板则面带笑意表示很是理解地扁扁嘴;每年一次的百公里活动就像是挠痒痒恰到好处,只要参加过一次,便没齿难忘;十周年的嘉年华,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后来发现我真的是想太多了,但聪明如我,对所有的询盘都没太当真,爱鸽子协会会员发展迅猛,啊,人们是多么地热爱安逸。
 
一队在周六晚彻底消失殆尽,沦为光杆队长的我还有一支二队可以带,一律85后的低龄组。年轻人总是把所有事情考虑地过于简单直接,这是我一直保持年轻的秘诀。嘘,一般人我不告诉。神机妙算的我有一点没能算到,那就是,出发前,我感冒了。
 
此时此刻,我正在处理脚上磨出3个水泡,它们业已变成了毫无知觉的死皮,我撕下来,扔掉,然后像滑进泡泡浴缸一样重新躲回安逸包围之中。
 
 
我姓菜,名老,我的上峰告诉我,如果去参加百公里,给你上I-on-Protiviti杂志头版。我说心领了,为什么?因为我要的是我的队,我的袍泽弟兄们。我要你们提到菜老两个字,心里想的是我的队长。我提到我的袍泽弟兄们,想到的是我的队。我的上峰生气了,他说那给你狼行天下队。他知道的,我也知道的,狼行天下队是已经只会嗷嗷叫的队。我说好,就要狼行天下队。因为狼行天下队的魂还在。狼行天下队有人说过,只要还有一个狼友,狼行天下队就没得光杆。 百公里再见!
 
 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拿破仑说过,要把驴和识字的人放在队伍中间。——孟烦了
 
从起点盐田双拥公园到第一签到点背角仔检查站这段基本是山路。狼行天下队随着浩浩荡荡的人群出发了,我喊道:“保持队形!”话音刚落,只见贝蒂伉俪脚踩风火轮,一溜烟淹没在茫茫人海中。潮汕西西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也留下一对难以捕捉的背影。走在中间的是辛斯娅伉俪和茱莉同学。什么,你问我他们当中谁是驴,谁认识字,这我哪儿知道哇。您没看哪,识字的人都穿文化衫,“裤子大,走天下”。不然,您得空也出来遛遛?
 
对了,我喷气式调节呼吸中,见有一牌儿,红字描着: 此处无井盖儿,危险!你说我攀爬管道拍照呢,告诉我地上有陷阱做甚呀?可见能驮东西的驴很重要,识字的人不见得被需要。
 
 
“哟,偶遇啊!”尼古拉斯同学打左灯准备超车时被茱莉同学发现了。
“顶好!合个影吧。”
“后头咱们还能偶遇!”
“厄......我怕不一定呢吧。”哼哼,小眼晶晶,不安好心。
 
我对着镜头笑了,从心里开始笑,笑纹从心里一直泛到嘴角。......天上飘着的,一样的灵魂在飘荡......我知道,那是远在北京的苏同学,那是远在大洋彼岸的辛迪同学......
  
 
 
年轻而苍老的我,年轻而苍老的我的百公里。别在人前调侃曾经的理想,信不信另说,你一直为它支付的是自己的生命。我想说的是,百公里,真的不好走啊,尤其是在感冒的时候。
 
大梅沙栈道,一只跳下海奋勇捡拾垃圾的金毛赢得了众人的强力围观和喝彩声。那个浪打浪啊,哦,想不起来那十几分钟,我们躯壳里盛装的是一头野兽的灵魂!
 
拉上走不动的,赶上臭不要脸先走的,原地休息2分钟!
 
 
一只驴子站起来了,用它刚生出来的手挡开鼻子前面的胡萝卜,它已经弄懂不做驴子的办法就是不要胡萝卜。剩下的驴子满心悲凉。我是以为生命就是驴子追随着胡萝卜,生命就是行走无数个百公里。纵然我也是恨透了胡萝卜的驴子。
 
我面前没有胡萝卜,只有手腕上的一块表,我计算着,蹦蹦跳跳地快速通过大梅沙,紧接着小梅沙和海洋公园。人们涌向小饭馆、涌向洗手间,我从他们身边轻快地擦肩而过。
 
12点半,我在离第一签到点不足2公里的地方停下大休息,树荫下呼叫后面大队,需要云南白药喷雾剂。
 
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百公里随想,随便想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等待队友的半个小时里,一辆后勤车绝尘而去,扔下一个矿泉水箱子。
 
戏剧性的是,几百人一茬茬从我身旁经过。不乏窃窃私语者:什么人?哦,卖水的。听罢,我蜷缩成一团,试图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
 
“你到哪儿了?”
“当你看见一个卖水的,也就看见我了。”
 
 
水泡,硕大的一个,在脚底板,我清晰地感受到了它的存在。同时,义工美女帮我盖了第一签到点的戳。再同时,我贴了一块创可贴。再同时,我做出了一个决定。
 
走了三年百公里,我开始认一个奇怪的理,里程是仁慈的,非长即短,身体则残酷,它为你准备的东西叫做没数。我决定把自己交给大巴,那是件多么省心的事啊。
 
好大的河山!
 
 
别傻的和土豆一样,想和啥炖就和啥炖一起。——迷龙
 
坐我隔壁的是前一晚出发A组的人,一男一女。男的走瘸了,女的也走瘸了。我主动交待,我是B组的。
 
售票员大着嗓门问:你们要走到哪儿?你们这样走,要钱不?
 
我们仨都到土洋派出所下车,继续步行。我觉得我是一颗快被炎炎烈日烤焦的土豆。所以,在拐向大坡岔道口,看见前年帮我们在检查站拍照差点被没收相机的帅哥,没好意思相认。
 
 
决定结局的不是勇气和逻辑,而是怯懦、茫然和犹豫不决。一个小时后,我在沙鱼涌签到点盖上了第二个戳,领到了半罐红牛。离终点还有11公里,3-4个小时。我们停下来休息。
 
下午3点15分,那A组女决定下撤。
 
我身旁另一名陌生女孩开始吃红艳艳的圣女果,我要了一个来吃。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内,她不间断地问我:火腿肠要吗?茶叶蛋要吗?饼干要吗?面包要吗?牛肉干要吗?......叉烧包......要吗?我狐疑地盯着她,她不好意思地说,早上的。
 
下午4点整,那A组男决定继续朝终点走去。
 
而我们,在4点半等齐所有队员后投票决定,下撤。就这样,我今年的百公里活动宣告结束,成绩属历年之最:4.5个小时约18公里。别误会,是最差。
 
我有点后悔,和豆角、茄瓜在一起的片刻,我有了不该有的希望,明知道不该有还偏偏想!我想走完全程,明知道不可能还是在想,想......这恐怕是我离终点最近的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