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菜菜行走手记

人生就像一场旅行,不必在乎目的地,在乎的是沿途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

 
 
 

日志

 
 

布达在右,佩斯在左(中)  

2012-11-30 18:42:00|  分类: 这个气质的世界IV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版权归属悦旅行达人专栏: http://www.yuelvxing.com/column/notes/581/,如若转载请加上本信息

 

旅行导读:布达佩斯(上)带我们领略了各类建筑、布达王宫、广场等,这期的布达佩斯将带我们去看看它独特的教堂,体验不同的建筑视觉感。——www.yuelvxing.com


布达在右,佩斯在左(中)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爬一条长长的缓坡,抵挡沿路精美工艺品商店物欲诱惑,强忍探究午后阳光深街小巷的好奇心,心无旁骛地漫步来到城堡山的另一端。

 

高耸的马提亚斯教堂(Matyas templom)是最先闯入视野的建筑,多得它那引人注目的哥特式风格尖顶,彩色马赛克拼图的屋顶则为它增添了不少童真般的想象力,隐喻的宗教符号暗含其中,倒也百看不厌。大文豪雨果曾经将这座教堂誉为“石头的交响曲”。为了能将教堂的倩影完整不缺地摄入,实在考验相机的摆位和角度,我不得不一直退后,退后,直到退到街道的角落,蹲下取景。尽管这个角度的教堂全景不是最漂亮的,但是我往往说服自己,不是所有的照片都要精益求精,照片有时纯粹是为了记录。因为,我的脑子挤不下那么多东西。渐渐的,很多事情开始不再那么执著,不知这是不是意味着事故的成熟。


布达在右,佩斯在左(中)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不少欧洲城市都有一座关于“黑死病”的纪念柱,布达佩斯也不例外。几百年前的洗劫,使得整个欧洲几乎命丧,影响之大甚至改变了欧洲社会结构。马提亚斯教堂旁的圣三位一体纪念柱,便是18世纪的居民为纪念黑死病消除而建。今天,广场简直就是个大的露天停车场。

(来源:悦旅行www.yuelvxing.com)

由于教堂正在整修的缘故,不少观光客绕教堂转了一圈,便离开了。我们则买票入内参观,想看看这曾经匈牙利国王加冕的教堂。教堂内满目的金碧辉煌,似乎延续了东欧教堂一贯奢侈浮华精雕细琢的内室风格,在我看来,只有捷克的教堂能与之相媲美。多处铺设了脚手架,局部以巨大的幕布遮挡,游人参观路线也被固定,令所看有限,但这些临时措施难掩壁画或神龛那穿透世俗的华美之光。即便是那些年久失修,破损残败之处,也无不显出岁月和王室的兴衰痕迹。在木楼梯间穿行,仿佛行进在历史之中。不少构筑件被挪到阁楼临时安放,比如横梁、金属风向标、挂毯;在有管理员看管的房间,还意外地陈列着王冠和权杖;即便狭促的阁楼似乎因为整修工程而显得灰尘弥漫,王室珍宝却在这一片浮尘之中美得惊心动魄。我下意识地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洞开的天花,简易的玻璃保护罩,并列的摄像头……这样的安保措施,着实令人忧心呢。目光与管理员不期相遇,发现他居然在向我狡诘地眨眼,似乎洞悉了我的惊讶。(后来翻资料证实是复制品)


布达在右,佩斯在左(中)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临走时,在礼拜堂的座椅上,一红衣女子在默默地祷告,独踞一角,自成一景,仿佛这外界的喧嚣纷杂都被她轻轻拦在了身外。这一幕,让我想起了网上关于教堂和中国佛庙区别的说法,教堂令人沉静自审内心,中国佛庙却是搞得一团乌烟瘴气铜臭熏天,不得清静,更有寺庙打算上市圈钱。这样的对比从侧面多少反映出目前国人的功利心态,这恐怕不是建筑本身所能承受的指摘。

 

步出教堂,户外阳光明媚。渔夫堡(Halászbástya)在我眼中是个不太上相的景点,据说在夜晚比在白天看起来要好太多。我看不少人用充满奇幻色彩的“童话般的沙堡”来形容之,可之前光从图片打量,还是让我忍不住“扑哧”一声乐了,暗想“这也算?!”明明看起来更像是某个县城的山寨儿童游乐场呀。可事实上,渔夫堡的的确确是个初建于中世纪的碉堡,顾名思义,为了纪念驻守此地的渔夫们而建,七座尖塔则代表七个马扎尔人部落——那可是布达佩斯最早居住的先民。渔夫堡曾毁于二次大战,后重建。所以,如此算来,说它山寨,也不完全错,至少和纽伦堡大教堂一样,重建的作品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原作的韵味,原本花费数年精心打磨的雕刻纹理可能就用水泥浆直接将棱角匆匆封抹完工了事。战争,对人类的作品而言,真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噩梦。


布达在右,佩斯在左(中) - 菜菜 - 菜菜行走手记

 

花上几块钱登上渔夫堡,饱览多瑙河风光,小坐一阵,换一种心情,任凭时间在闲暇中溜走。看来此次欧行的慢节奏,有望很快调整到合适的状态。

 

漫不经心地看过渔夫堡,不及等到夜晚的灯光烂漫,我同这一片杂乱道别,也同这一隅安静道别。碉堡的长阶通往下山的马路,一位街头音乐家旁若无人地拉着小提琴,动情之中微笑写在她的脸上;太阳则迅速收敛它的温暖和光线,秋风起时,几分萧瑟;我们驻足凝神聆听,算是给布达之行点上了句号。
(来源:悦旅行www.yuelvxing.com)

本文版权归属悦旅行达人专栏: http://www.yuelvxing.com/column/notes/581/,如若转载请加上本信息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